1. 主页 > ASD百科

孤独症儿童教育_孤独症儿童教育层次结构_孤独症儿童的教育

自闭症,又称孤单症,她们是一群“星星的儿子”,像其他小孩一样,须要关怀与保护。

4月2日是第十四个世界自闭症日,去年的主题是“共同努力,关注与清除孤单症人士教育与就业障碍”。

自闭症融合教育的路上,怎么让爱来,让碍走?

孤独症儿童教育_孤独症儿童的教育_孤独症儿童教育层次结构

自闭症儿子陈钊宇在深圳市中建麦绍棠中学接受融合教育。

虽然,2020年6月,教育部颁布《关于强化残障儿童少年义务教育阶段随班就读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要求残障儿童和每一个学龄儿童一起接受“公平而有质量”的教育。同年12月,广州省教育厅等八部门也印发了《关于强化残障儿童少年义务教育阶段随班就读工作的施行条例(试行)》,自闭症融合教育新政支持更加健全。

明天,北方+走入广州一位自闭症儿子的融合教育生活,从中学生、学校、家长各方观察他的念书路。我们希望,他的故事可以让你更了解自闭症,给以“星孩”融合教育更多的爱与支持。

中学生:“影子老师”陪伴上课

礼拜三中午,深圳中建麦绍棠中学一年级课室里传出小孩们刺耳的歌声。

陈钊宇坐在寝室的最后一排,和朋友一起跟随伴奏唱起歌来,一脸神采奕奕。倘若不是从复健机构请来的“影子老师”坐在门口,他看上去并没哪些不同。

孤独症儿童的教育_孤独症儿童教育层次结构_孤独症儿童教育

陈钊宇随班就读的时侯须要“影子老师”陪伴。

虽然,陈钊宇是重度自闭症病人,基本具有交流能力和自理能力,但在认知上仍存在一定障碍,有时侯会出现情绪化行为。

音乐课和语文课是陈钊宇最喜欢的两门课,他基本可以脱离“影子老师”陪伴,跟着老师的节奏学习。可若遇上他不擅长的数学课,“影子老师”便要坐在他身后,及时化解他的负面情绪,并提供针对性补习。

下课后,陈钊宇也会主动去找朋友玩。“你好,你乐意跟我一起玩游戏吗?”每次他就会这样先征询朋友的同意,你们也都乐意和他一起玩。有的时侯,遇上陈钊宇不懂的游戏规则,“影子老师”黄老师会通过不断重复讲解,让他渐渐理解。

在黄老师看来,陈钊宇最大的障碍就是概念单一,有些事情可能会理解不了。“比如说,下雪天不能踩水,踩了会发烧。他晓得下雪天不能踩水,但咳嗽这件事没有发生,他理解不了所以还是会去踩水。”“还有的时侯,朋友站在高处擦黑板,他认为站太高了会跌倒,所以他就直接夺走了抹布。”

“陈钊宇前期复健训练到位,家庭教育上也很注重他的行为习惯,他融入到班级里问题不大。”黄老师说。

中学:让特殊中学生全程参与校园活动

中建麦绍棠中学是一所9年一贯制中学,是广州市推进自闭症融合教育起步较早的中学。

9年前,麦绍棠中学接收了第1个自闭症儿子;7年前,麦绍棠中学成为自闭症融合教育的试点中学;3年前,麦绍棠中学建了一间资源课室,可以为特殊儿童提供个性化教学、训练……

孤独症儿童的教育_孤独症儿童教育_孤独症儿童教育层次结构

孤独症儿童教育层次结构_孤独症儿童教育_孤独症儿童的教育

在音乐课上,陈钊宇认真听讲、积极参与。

“自闭症儿子入学以后,我们跟父母都要进行一次长谈。”麦绍棠中学办公室组长曾天赐,曾常年负责中学自闭症儿子随班就读工作。他介绍,为了深入了解每个小孩的不怜悯况,中学会跟父母、陪读老师、康复培训机构进行详细交流,并完善专门档案。

淡化自闭症中学生的特殊,将她们当作普通小孩看待,是麦绍棠中学融合教育的理念。“我们

希望自闭症中学生尽量可以全程参与中学的各类活动。”曾天赐说,不管是独唱大赛还是运动会,虽然须要陪读老师在一旁指导,她们只有多多出席集体活动,能够更好地融入中学。

这种年来,麦绍棠中学在促进自闭症融合教育上,经常有心无力。中学老师基本没有特殊教育背景,也缺少自闭症知识,老师对那些小孩接纳能力因人而异。

“有个中学生连着一个月问我同一个问题——断电了之后会如何样?”“有的中学生会上着课会忽然跳上去,有的中学生步入青春期后喜欢抱朋友……”即便是全校最熟悉自闭症的老师,面对这群小孩的特殊行为,曾天赐有时侯也会措手不及。

目前,麦绍棠中学共有12名自闭症中学生在读。为了进一步做好自闭症随班就读工作,该校计划培养一小批老师,常年稳定跟进自闭症中学生的教育教学。

父母:要让身边的人了解自闭症

朋友父母的一句话,曾打伤陈钊宇的父亲冯春霞。

陈钊宇和朋友发生冲突,咬伤了朋友的脸。双方父母到中学协商处理,对方父母对冯春霞说:“你家女儿有人陪读,肯定不正常。”

这句话伤害到了她。冯春霞说,由于自己儿子特殊,所以通常发生磨擦,她就会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,就事论事,但这也不代表他人可以言语中伤宝宝。

冯春霞起初在上海发展,为了女儿念书,她来到广州从事起保险行业。“这样时间相对自由,我能够一边工作一边照料女儿。”她说。

每晚晚上,冯春霞要先送女儿到坐落宁夏岸的中学念书,再赶赴江北上班。早晨下班后,她会陪女儿去午托机构午睡,晚上下班后再接他回去。

孤独症儿童教育_孤独症儿童教育层次结构_孤独症儿童的教育

孤独症儿童教育_孤独症儿童教育层次结构_孤独症儿童的教育

和其他小孩一样,陈钊宇在寝室里上课。

“我们自闭症父母承受着经济和精神双重压力。”从陈钊宇2岁半诊断至今孤独症儿童教育,冯春霞在复健训练上花销很大。如今,儿子读二年级,不仅要请“影子老师”,寒假期、周末还要出席复健训练,一年出来最基础的教育成本也要十几亿元。

那么多年来,冯春霞内心早已练就得很强悍,但面对社会根深蒂固的偏见,她还是倍感羞愧和重伤。“就像我家女儿咬伤了朋友的脸,同样的事情倘若发生在两个普通男孩头上,父母和中学会如何处理呢?”

作为自闭症儿子的妻子孤独症儿童教育,她晓得融合教育的路很难,但她还是盼望社会用更多的爱和宽容,给这群特殊儿子公正接受教育、努力融入社会的机会。未来,她准备和更多星孩妈妈一起促进自闭症科普,让更多的人了解自闭症,让爱来,让碍走。

【记者】于蕾

【摄影】王昌辉

【作者】于蕾;王昌辉

【来源】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北方+顾客端

自闭症机构咨询:400-000-6069

本文部分内容来源网络,不代表青柠指南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ilime.cn/asdbaike/2395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weixin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